這一切都是我自找的

通常,讓我印象深刻的旅遊,當下總有萬馬奔騰的感動想記錄下來,但回到家後總是塗塗改改,總覺得少寫了什麼,或是哪裡寫得不夠逼真,雪山就是這樣的地方!

這是我第二次寫雪山…

禮拜四一早我穿著厚重的登山鞋,揹著12公斤登山包追趕交通車。 可憐的菜鳥沒什麼假又想去爬山只好扛著重裝備上班。 穿過人滿為患的大廳,走進紛紛擾擾的辦公室,我覺得全公司的人都在看我,好害羞歐~ 雖然柳哥說扛重裝備進公司是很驕傲的事,不用覺得丟臉,但這個舉動在我們「宅工程師界」是非常高調的事!! 偏偏我又是個低調的老菜鳥 >__<

下班後我的12公斤登山包要開始加料了,我又在登山包裡塞了三天的麵包,一雙綁腿,一壺水,攻頂包,果凍,太陽鏡...東裝西裝,我猜想我的登山包大概破了15公斤 (而且是在我沒揹睡墊的情況下)

到了雪山登山口,我爬出第一步時我就知道「我 - 完 - 蛋 - 了」
南部人怕冷,在天冷的環境我很容易體力下滑,而且我這輩子沒揹過如此重的東西,我每跨出一步就咒罵阿德一次。 我記得上次爬雪山登山口到七卡山莊這段路非常輕鬆美好啊~ 我本來還蠻期待在夜裡伴隨著蟲鳴鳥叫聲漫步到七卡山莊,但我完全忘了我上次去雪山是個涼爽舒適11月天,而且那時裝備重量應該跟小朋友郊遊的包包差不多! 嗚~ 想到這兒我都鼻酸了,這次我最大的失誤就是忘了攜帶我的私人男僕! 說穿了這一切都是我自找的!

▼ 先在宜蘭補充熱量,熱呼呼鹹酥雞!!

165786_1790376285684_1427913576_32018525_6223468_n.jpg 

   

半日嚮導小販出場
七卡山裝很舒適,但我整晚無法入眠,因為我很想上廁所,但我怕鬼不敢一個人摸黑去廁所尿尿 >__<  我覺得我快失溫了,結果我整晚聽著此起彼落的酣聲,心底期待著天亮。 結果我的同伴們如同小雙的計畫睡到自然醒,我完全睡不著!

▼ 從我的登山鞋裡倒出了幾顆果實,昨晚有小動物在我的鞋裡吃東西嗎?

DSC05644.JPG

▼ 從太陽亮度和放射的角度很清楚的知道我們多晚才出發!

DSC05645.JPG

▼ 本隊女生比男生還多 (4女+2男,不含嚮導)

DSC05648.JPG

因為我和小販都來過雪山,小雙要我們自己先走,他要去遊客中心買東西,隨後就能趕上我們。

出發時,小販指著七卡山莊外的標示說 : 「看到沒,今天很輕鬆哦~ 才5K而已!」

但背包的重量壓得我喘不過氣來,每爬0.1K我就要休息一次! 短短的1k就夠折磨我了,還不到哭坡我就先哭了! 我自覺身體產生了焦味,像是被overdrive的IC,還是能運作,但可能某個部分被耗損了。 身為工程師常需要看產品規格書,當我扛著超過負擔的重物時,我這才明白我也有我的極限,如果我為自己定一個規格,我一定要特別標明「此人揹負重量最大值為12公斤」!

▼ 我爬山就是這付死模樣 (倒~)

165723_1790379085754_1427913576_32018537_7378846_n.jpg 

我要特別感謝小販,她為我們講解沿途的植物,她講解的過程我不只可以喘口氣,我看著她指介紹的花花草草,多少有把我的注意力從背包上移開一點點。

DSC05654.JPG 


史上唯一的萬能嚮導
我實在爬太慢了,但大家太關愛我,怕我危險,不準我一個人落後。 但是讓大家等我一個人的壓力又太大,於是我決定一個人獨行!  大家在休息吃東西聊天的當下,我一個人先出發。 重裝陡上的痛苦,拖累同伴的壓力,害我一路都不太敢休息,一小步一小步如蝸牛般的速度前進,陪伴我的只有自己厚重的呼吸聲。 直到雙腿無意識地走到哭坡下,我聽到了同伴遠處的呼喊,他們準備在哭坡下的觀景台用餐休息,要我放下沉重的背包跟著他們用餐,但此時的我心靈很脆弱,我只想一個人窩在哭坡上耍自閉。 我眼眶已經佈滿了委曲的淚水,一個人默默咬著冷冰冰的麵包,一位背著重裝備的原住民正要從哭坡下來,而我擋住了他的去路,我仰頭注視著他,他納悶地問我:「妳怎麼一個人坐在這裡?」
我指著同伴們休息的觀景台說: 「他們在那邊,我走得慢,我自己先走。」
他反問我: 「妳是小雙那一團的嗎?」咦~ 他竟然知道! 我連忙點點頭。
他又問我: 「小雙呢?」
我可能是太累了,說話比較直接,我不經修飾地告訴他: 「小雙去山下買衛生棉了!」
那位原住民八成是被我的話嚇傻了,他愣住了5秒鐘才又問我小雙出發多久了。

我從來不知道嚮導還有兼俱買衛生棉的服務,小雙真是史上唯一的萬能嚮導!

DSC05655.JPG  

哭不出來的哭坡
照理說我在哭坡下的哭夭程度,想必在哭坡上一定會哭更慘!   還好,我比我想像中還勇敢。 低著頭龜速前進竟也不知不覺爬完了哭坡,在哭坡上有個大哥高聲為我加油。 那位大哥好像是嚮導,帶領著一群隊伍到雪山來拍攝影片,整隊工作人員不斷誇獎我很厲害,其中一個還提了一下我的背包,轉頭對著他的同伴說「這好沉! 她好厲害,體力比我們都好!」 我跟他們哈啦了幾句,其中一個工作人員抱怨「妳這還好,至少妳是自願來的,不像我們是為了工作,下次若是這樣的影片內容我們可要推掉! 太累人了!」
我很能理解他的心情,就像我失業時很懷念工作時的生活,一旦開始工作又很懷念失業時的生活。 就像需要出外景的人很羨慕坐在辦公室爽的人,坐辦公室的人反而羨慕可以在外頭走動的外景人員。
後來我跟同伴們分享這段經歷,大家反而是問我有沒有看到男主角? 男主角有沒有很帥?
其實姐姐我當時沉溺於大家的讚美聲中,無視於其他人的存在,當時那些人長什麼模樣我不記得了,但讚美我的話我倒是記得一清二楚!

DSC05658.JPG

別急著吃高山挫冰
過了哭坡後山路開始變得比較好走,我也開始欣賞沿途山景。 因為冬季爬山的人潮極少,沒有摩肩接踵的登山客,我們獨覽整個雪山的壯麗。 愈接近東峰,路的兩旁開始零星地出現一小坨雪。 初次看到雪很興奮,也很想吃雪,很後悔在山下怎麼忘了帶果醬或煉乳! 不然我們就能在東峰吃最天然的高山挫冰!!
小雙建議我們先別急著吃雪,因為更高處的「雪質比較好」。 雖然小雙這樣說,但貪吃的我在路上已經偷吃了不少!

 DSC05661.JPG

▼ 在雪山上看到的第一坨雪 (當時看到這樣程度的雪就已經興奮到尖叫了!)

DSC05662.JPG  

▼ 我「又」到雪山東峰了! 但這次是看雪景~

 

DSC05680.JPG  

▼ 行程一點都不趕,我們在東峰上休息了好久,小雙和我們玩起了"猜山"的遊戲,到頭來哪一座山叫哪個名字有誰還記得?

DSC05673.JPG 

DSC05685.JPG

我跌,我跌
過了東峰雪景愈來愈美,和上次整片紅黃色塊的巒大花楸截然不同,仰天的枯木被潔白的雪包裝地更為浪漫。 雪山如同簡介上所言,四季景觀皆不同,都適合來走走!
原本讓登山客行走的小徑被雪覆蓋,經過登山客日復一日來來往往踩踏過,小徑上的雪愈來愈薄變成了又硬又滑的冰,我走起路來像正在學習走路的孩子,最終我還是摔了一大跤!  我在心底又開始咒罵唉唉了,都是因為他,害姐姐我跌倒沒人安慰也沒人攙扶,取而代之的是一群老外的嘲笑。 我沒看錯,冬季雪山裡外國登山客比本國登山客還多,我禮讓那些阿豆仔先過,但他們口裡說沒關係,心裡樂歪了! 後來我才知道那群阿豆仔大部分是北歐人,他們應該打從三歲起就很會在冰上行走了,姐姐我第一次在冰上行走的怪異模樣他們看得樂不可支。 接著我又摔出一個力道較大跤,跌下去的同時還轉了90度,我伸出手想抓住路旁的樹枝,此時有個熱心的登山客試圖想幫助我,我對著微笑,本來要說聲謝謝,但看著他黝黑的膚色,一時之間不知道他是外國人還是原住民? 我到底要說「謝謝」還是「Thank you]?  我後來才知道那位先生是泰國人,也是此行中唯一個跟我一樣在熱帶地區長大的人。

DSC05698.JPG 

DSC05689.JPG

夜宿三六九
到三六九的第一件事就是放下我那該死的登山包,並翻箱倒櫃找出害我包包這麼重的罪魁禍首! 我覺得包包內那一大袋cosco松露巧克力嫌疑最大! 我一定要把這一大包重得要命的巧克力快速消耗掉! 一開始我只餵食我的同伴,但我發現消耗的速度太慢,於是我開始餵食那一群阿豆仔,本來我還很客氣地問他們要不要吃,後來我直接拿巧克力往他們嘴裡塞! (希望他們不要以為台灣女生都如此粗魯)

才六點,天上早已是滿天星斗了! 我們一群人窩在廚房畫虎蘭,聊明天的行程。 我檢視了自己的身體狀況,我的腳不痠不痛,但肩膀和腰非常疼痛,大家都覺得是我背包沒調整好,但我還是覺得是背包超過我能負荷的極限,所以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唉唉害我的!!!
(才一天,我就已經咒罵唉唉超過一百次了!)

▼ 他是我這輩子認識的第一個高山雪人

    DSC05703.JPG

創作者介紹

氣質工程師

wenchi11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